营销模式的变革也需要时间,刘占滨于5月16日被立案侦查

2月7日,哈药股份发布年度报告,公司去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4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46.50%。

对于业绩出现下滑,三精制药表示,一是主导产品营销模式调整及定价方式发生变化影响;二是本期公司部分子公司不再纳入合并范围;三是由于整合营销资源,进行渠道整顿及消化库存,主导产品销售收入下降。

三精制药董事长遭调查期间自杀 曾多次被举报

虽然,哈药股份的净利润喜获增长,但投资者却难在短期内与上市公司分享这一喜悦了。根据哈药股份七届五次董事会决议,2014
年度利润分配的预案获得通过。其中高达22亿元的可供分配利润将不予分配。

三精制药“蓝瓶钙”的广告早就家喻户晓,这一广告曾为公司带来了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然而,时过境迁,广告产生的边际效应越来越低,三精制药差点走进亏损的泥潭。

刘占滨成为国内医药行业中首个被调查跳楼自杀的董事长

哈药股份将此次决定归因于“医药行业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公司运营的市场风险和经营压力不断加大,公司将继续加大市场的投入和终端的开发力度”等原因。实际上,近年来哈药股份已向市场终端的营销变革发力,意在改变过去依靠巨额广告拉动营销的僵化模式。

数据显示,去年,三精制药支出的广告费为4.31亿元,而去年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646万元,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公司的净利润为亏损2527万元。

■本报见习记者 张 敏

北京鼎臣医药咨询负责人史立臣对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营销模式的变革是一项系统工程,公司发展战略、产品结构都需要下功夫,并非只是建设几支营销队伍便能解决。“22亿利润不分红,可以看出哈药股份很缺钱;同时,营销模式的变革也需要时间,很难一蹴而就。未来的路还很长,但市场留给一个企业的时间却并不多”。

北大纵横医药行业中心高级医药合伙人史立臣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随着消费者购买药品理性程度的加强,三精制药目前这种“广告+开会”的营销模式面临着众多挑战,未来能否实现业绩提升还存在着不确定性。

5月19日,市场传言三精制药现任董事长刘占滨因涉嫌受贿,被检查机关带走协助调查。期间,刘占滨以身体不适要求治疗,在医院跳楼自杀未遂,摔成重伤,目前生死未卜。

22亿元可分配利润仍是大饼?

广告维持业绩?

昨日晚间,哈药股份和三精制药同时发布公告称,“5月18日公司接获黑河市人民检察院通报,刘占滨于5月16日被立案侦查。5月18日早饭过后,刘占滨称感觉不适。同日上午,在逊克县医院检查身体过程中,于三楼卫生间摆脱监护法警,从窗户跃出,坠地身亡”。然而,哈药股份和三精制药均未透露刘占滨被调查的原因。

根据哈药股份发布的年度报告,公司去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47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46.50%;每股收益0.13元。实现营业收入165.09亿元,同比下降8.75%。

2004年,面对补钙市场的激烈竞争,三精制药启动“蓝瓶差异化营销策略”,利用专利包装“蓝色玻璃瓶”建立消费者识别符号,使得“蓝瓶的钙”深入人心。在此期间,公司也投入了巨额的销售费用,其中,广告费用支出占了大头。

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透露,刘占滨遭调查可能是因为被内部举报。此前,刘占滨就曾传出被举报的消息。“医药行业的反腐力度将越来越大。相比能源行业,医药行业涉及的领域更为广泛。”北大纵横医药行业中心高级医药合伙人史立臣向记者表示。

对此,哈药股份解释称,由于公司控股子公司三精制药的外埠商业子公司不再纳入其合并范围;同时受医保控费、各地基药使用政策、招标政策等行业政策影响,公司部分产品销售收入下降;受新版GSP认证影响,公司部分商业客户业务量下降,影响公司销量;此外,公司所属工业企业实施新版GMP认证,造成公司个别产品产能不足。

据可查到的数据,2010年,三精制药的销售费用为8.44亿元,当年的广告费用支出为4.6亿元;2011年三精制药的销售费用为9.97亿元,当年的广告费用为5.09亿元;2012年三精制药的销售费用为12亿元,而当时的广告费用为5.05亿元。

昨日,《证券日报》记者致电三精制药董秘,电话并未接通。此后,记者又致电公司证券事务部,有工作人员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

与年报同时发布的还有哈药股份七届五次董事会决议的公告,该公告显示,2014
年度利润分配的预案获得通过。其中高达22亿元的可供分配利润将不予分配。

此外,会议营销也是三精制药的一大特色。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2年,公司的会务费从6849万元升至1.68亿元。

一位接近三精制药的人士向记者确认了上述消息,并透露:“2014年春节之前刘占滨就被调查,应该是有人举报了他。”据了解,这是国内医药行业首个被调查、跳楼自杀的董事长。

哈药股份表示,在公司 2014 年度母公司实现净利润
2.76亿元,依照《公司法》和《公司章程》规定,按母公司净利润的
10%提取法定盈余公积 2760.38万元,加上年初未分配利润 21.12亿元,扣除2014
年已分配现金股利1.27亿元,2014 年可供分配利润为 22.34亿元。

与之形成对应的是,三精制药2010年至2012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为3.33亿元,3.98亿元,3.63亿元。

回顾刘占滨在哈药集团的经历,有人士向记者表示,“刘占滨对哈药集团和三精制药有着突出的贡献。”

对于此次不分配利润的原因,哈药股份则解释称,近年来,医药行业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公司运营的市场风险和经营压力不断加大。为保持公司持续稳定发展,公司将继续加大市场的投入和终端的开发力度,同时,为了提升产品质量和实施技改项目,公司仍需投入较多的改造资金。鉴于公司利润实现情况及公司未来发展需要,为保证公司生产运营所需的现金流充裕,降低公司因外部融资产生的成本,经公司董事会研究,本年度拟不进行利润分配,也不进行资本公积转增股本。未分配的利润将继续留存公司用于再发展,未来以更好的发展来给股东更大的回报。

巨额的广告支出虽然换来了公司可观的业绩,但细细看来,公司2012年的业绩开始有所下滑。此外,翻开公司的三张表,三精制药存在的一些问题也不容小觑。

刘占滨生于1963年,毕业于佳木斯医学院,享受研究员级待遇,曾任哈药集团中药二厂、中药三厂、世一堂制药厂厂长兼党委书记、哈药集团中药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兼党委书记。2009年7月份,刘占滨接任姜林奎任三精制药第五届董事会董事长及董事会战略决策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提名委员会主任委员职务、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职务。现任哈药集团副总经理、哈药股份董事、三精制药董事长、党委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