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应称将停止冬虫夏草纯粉片产品的生产,公司4月5日晚间公告

图片 1

导读:青海春天摊上事儿了,作为首家做冬虫夏草含片的公司,该公司被国家食药监总局检查出砷严重超标。日前,国家食药监勒令禁止生产销售。青海春天目前,该公司面临破产的危机。

导读:极草作为国内唯一一款冬虫夏草纯粉片,是医药公司青海春天旗下的一款重要产品。2月份,极草被检查出来砷含量超标,紧接着,3月份,极草生产就被叫停。为了经营极草这一款产品,青海春天曾投下巨资来打广告。如果没有极草,青海春天还会存在吗?

图片 1

公司4月5日晚间公告,控股股东西藏荣恩科技有限公司拟将去年10月收购的三普药业旗下6种冬虫夏草相关药品总经销权授权给青海春天“续命”。不过,以三普药业的实力难以支撑青海春天的发展,在这种情况下,青海春天称,将进一步与国家食药监总局就停止春天药用产品试点事项进行沟通。

2月4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冬虫夏草类产品的消费提示》,称冬虫夏草属中药材,不属于药食两用物质。有关专家分析研判,保健食品国家安全标准中砷限量值为1.0mg/kg,长期食用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等产品会造成砷过量摄入,并可能在人体内蓄积,存在较高风险。

继极草5X粉片被迫停售之后,青海春天辗转调整业务板块,从此前的虫草、广告、白酒和投资四大板块布局,已压缩为大健康和快消品两大板块。

控股股东六味虫药“施救”

当虫草的生产销售被国家食药监总局叫停后,“虫草第一股”
青海春天药用资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青海春天”,600381.SH)开始上演资本博弈战。

从2019年中报披露的数据来看,上述两大板块收入虽呈现上升趋势,但公司整体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降,仍处于颓势。

公告显示,青海春天于4月3日召开了紧急董事会,公司控股股东西藏荣恩科技有限公司拟将其全资子公司三普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虫草五味颗粒、虫草参芪膏、虫草参芪口服液、健肾益肺颗粒、健肾益肺口服液、利肺片六种以冬虫夏草为原料的药品全国总经销权授权给青海春天子公司春天药用。

4月6日,青海春天终于“服软”,回应称将停止冬虫夏草纯粉片产品的生产,也就是说该公司核心产品“极草”将停产。但是在收到青海省食药监局发布的试点停止通知前所生产的冬虫夏草纯粉片产品,将继续正常销售。

在市场环境复杂多变等因素影响下,两大板块尚处于投入期,核心产品虫草参芪膏和凉露酒,能否成为公司转型期间的业绩支撑尚不可知。

公告称,春天药用拟充分利用自身在冬虫夏草行业多年的研发、销售优势与三普药业开展相关合作,双方将于近期就此次合作开展进一步的商谈、细化并确定相关事宜。同时,加强冬虫夏草原草系列产品的生产和销售工作,并根据目前企业的实际情况和市场情况,尽快制订切实有效的营销方案,扩大产品销售、增加市场份额。另外,拟加强、加快保健食品新产品的研发、报批工作,尽快投入生产,并考虑适时通过开展并购等工作实现外延式发展,保障可持续发展能力。

就在此前的4月5日晚,青海春天连发两则公告,一方面宣布控股股东西藏荣恩科技有限公司拟将收购的三普药业旗下6种冬虫夏草相关药品总经销权授权给青海春天“续命”;另一方面,将与国家食药监总局沟通,再度申请公开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关于冬虫夏草类产品的消费提示》所依据的法律法规等。

收入仍依赖虫草

三普药业由西藏恩荣于去年10月以3.2亿元的价格从上市公司智慧能源手中收购而来。资料显示,三普药业的主营业务为片剂、硬胶囊剂、颗粒剂、丸剂、口服液、煎膏剂、酊剂生产销售(许可证有效期至2015年12月31日);中药材、藏药材种植销售;高科技产品开发、项目投资、仓储服务、物流;经营进出口代理业务;保健品批发(许可证有效期至2014年9月8日);中药材、藏材药的种植、销售等。

这家依靠虫草起家的公司,能否度过此次危机?

盛极一时的极草5X粉片,曾是青海春天(600381.SH)的主力产品。

称将与食药监总局进行沟通

“含着吃”的冬虫夏草

2015年,公司冬虫夏草纯粉片收入达到巅峰,为11.7亿元,贡献了公司近8成收入,毛利率达55.21%。

根据智慧能源此前的公告,三普药业注册资本为3.18亿元,净资产2.57亿元。2014年,三普药业实现营业收入7969.16万元,净利润亏损2702.05万元,2015年1-8月,三普药业实现营业收入886.8万元,净利润亏损1849.99万元。

价格是黄金的3倍

2016年3月,这一既非药品、亦非食品和保健品的产品,被有关部门勒令停售,冬虫夏草粉片在市场逐渐销声匿迹,公司业绩跌入谷底。

截至2015年9月30日,春天药用冬虫夏草纯粉片销售收入为7.53亿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78.91%。两相对比之下,仅以三普药业的实力要支撑上市公司的发展恐怕不现实。

“冬虫夏草,现在开始含着吃。”正是这句广告词,让青海春天不但凭借其主打产品冬虫夏草纯粉片“极草”创造出业内营销纪录,也让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公司一度被炒到百亿市值。

转型迫在眉睫,挖掘冬虫夏草类药品,是公司结合自身优势的现实选择。

另外,青海春天拟加强冬虫夏草原草系列产品的生产和销售工作。但是,原草的生产销售难以再现纯粉片创造的神话。2012年八项规定出台后,冬虫夏草原草便经历持续的量价齐跌过程。青海省冬虫夏草行业协会秘书长赵锦文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2015年以来,各个规格的冬虫夏草价格每斤又下降了一万元,成交量则萎缩了三成。今年价格如何还要看5月底新草上市后的情况。从上游来看,草山的承包价格继去年下降后,今年又下降了两到三成。”

冬虫夏草属于幼虫与真菌的结合体,其主要有效成分是核苷和单糖,除此之外还有腺苷、多醣等,几乎等同于普通菌类蘑菇的成分含量。但厂家多宣传其含有的“虫草素”具有“抗癌免疫抗衰老”的功效。

2016年4月,公司控股股东西藏荣恩将其全资子公司三普药业,以冬虫夏草为原料生产的虫草参芪膏等6种药品全国总经销权,授权给青海春天子公司春天药用。

在这种情况下,青海春天仍想夺回冬虫夏草纯粉片的生产销售权。根据公告,此次紧急董事会决定,将进一步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就停止春天药用产品试点事项的具体原因进行沟通。公司表示,春天药用自2014年7月以来,均严格根据青海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关于冬虫夏草纯粉片相关事宜的通知》的规定和要求进行冬虫夏草纯粉片的生产及相关研究工作,青食药监未要求春天药用解决试点产品砷含量超标问题。

在形形色色的保健品中,青海春天旗下的“极草”可谓让黄金都要黯然失色,根据报道,其每公斤售价超过70万,是黄金的3倍,也被称为“软黄金”。但这一价格堪比黄金的“明星产品”却一直遭遇监管和身份的尴尬。

不过,作为OTC中成药产品,虫草参芪膏与此前极草粉片的销售模式存在明显不同。

危机仍未解除

在改革开放以前,冬虫夏草只是被视为“中药三宝”中的寻常药材,与人参、鹿茸并列,每千克售价20元左右。20世纪80年代,冬虫夏草被冠以“名贵滋补药材”的名头,并与“抗癌”搭上了关系,每千克售价突破千元。

2018年第四季度,公司先期选择国内9个区域销售虫草参芪膏,主要通过代理商、药店渠道销售,当年销售数量36.57万克,实现销售收入176.74万元,毛利率达74.44%。

青海春天3月29日公告称,冬虫夏草纯粉片被国家食药监总局叫停可能导致春天药用面临生产经营停止的现实风险,并影响到其成品、半成品的消化,从而使该公司面临产生巨额亏损的风险。如果现有极草相关产品被迫退出市场,广大合作商势必蒙受经济损失,还可能导致春天药用今年的冬虫夏草采购计划被迫停止,并可能影响产区牧民的直接收益。春天药用及合作商目前员工合计超过约4000人,该事项可能导致春天药用及合作商对员工的大幅裁减。

按国家现行管理规定,冬虫夏草不能作为普通食品、新资源食品的原料;原则上不再批准以冬虫夏草为原料的中成药注册申请;冬虫夏草不在可用于保健食品物品名单中。

公司将虫草参芪膏并入冬虫夏草类业务,称是核心业务产品。在今年中报里,公司未披露虫草参芪膏的具体销售数据。

公司同时表示,春天药用为公司控股子公司及核心资产,春天药用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也将导致公司股票存在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措施的可能并产生巨额亏损。实际上,由于消费不振,从2015年上半年开始,青海春天的业绩便开始大幅下滑,其2015年上半年净利大幅下滑69.91%。

2001年6月7日,卫生部发布《卫生部关于限制以野生动植物及其产品为原料生产保健食品的通知(卫法监发〔2001〕160号)》,禁止使用国家一级和二级保护野生动植物及其产品作为保健食品成分。

2019上半年,公司冬虫夏草类产品(主要为冬虫夏草原草和净制冬虫夏草等)收入实现8439.06万元,同比增长50.96%,毛利率同比上升9.36个百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