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草的销售业绩出现明显下滑,这些门店仍在正常营业中

图片 3

导读:3月28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叫停极草的生产,并且撤销了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的试点,这可以说是对青海春天非常大的打击。但是,最近有记者发现,被叫停的极草目前仍在正常销售。

图片 1

北京3月15日消息
“冬虫夏草,现在开始含着吃”,相信极草的这则广告,不少消费者都在电视黄金时段看到过。铺天盖地的广告投入以及占据高端楼宇的销售展位,尽管售价昂贵,极草还是迅速打开了市场,其冬虫夏草经营商青海春天创造了3年业绩增长30倍的神话。

上海门店:仍在正常营业中

王海将极草虫草纯粉含片送到北京某检测中心检验,得到的检测结果是“虫草素未检出”。(图片由王海提供
应检测中心要求,隐去其具体名称)

从2015年起,极草的销售业绩出现明显下滑,并伴随着越来越强烈的质疑声,被指虚假宣传欺诈消费者,产品身份模糊,并被国家有关部门多次发文疑似叫停。日前,国家食药监总局再次发文,要求包括极草生产厂家——青海春天在内的试点企业,“停止冬虫夏草用于保健食品试点”,“未经批准不得生产和销售”。然而记者近日调查发现,在监管的缝隙中,极草仍然在市场上销售着比“黄金还贵的产品”。请听中央台记者吴喆华的报道:

记者注意到,“极草·5X冬虫夏草”在上海共有十余家门店,或是因为客单价过高,极草门店设在沪上新天地、IAPM、金虹桥、尚嘉中心等中高端商圈。到目前为止,这些门店仍在正常营业中。

图片 2

广州市民郑先生近日向记者倾诉自己历时一年多的维权经历。2014年底,他在商场逛街时,购买了一盒极草-5X冬虫夏草纯粉片,共花了9998元。他认为遭遇了商家的虚假宣传。

在新天地华府天地地下商场的全州超市内,记者在超市右侧的角落中找到了这个“极草·5X冬虫夏草”门店,销售人员徐小姐告诉记者,该门店经营已久,原本由超市代销、从2013年后有了柜面,新柜面至今营业已三年多。针对此前的风波,徐小姐回应称没有影响,仍在正常经营中。

王海将极草虫草纯粉含片送到北京某检测中心检验,得到的检测结果是“虫草素未检出”。(图片由王海提供
应检测中心要求,隐去其具体名称)

郑先生:他就说对对治疗癌症、糖尿病什么都很好,我一看又在大商场卖,送给领导,领导说这东西没有正道儿的,退货去吧。找了他四次,就是不给退货,态度非常强硬,说没有质量问题坚决不退货,只有硬着头皮打官司了。

记者注意到,除了少数出样的极草元草样品外,不大的柜面主要陈设的多为极草纯粉含片,且售价远远高于冬虫夏草原草。以主打的一款极草“双层片”为例,0.35克一片的净含量,一盒45片装的零售价高达13200元,折合每片的售价就达到293元,销售人员告诉记者,这是活动的特价,近日即将恢复原价至16900元,以此计算,一片极草“双层片”的单价就达到375元。

平均每克售价至少842.6元,比黄金价格还贵上几倍的极草冬虫夏草纯粉片,竟可能是连食品生产许可证都没有的”三无产品”?上个月,知名打假人士王海以生产、销售不安全食品以及虚假宣传为由,向北京、青海等多地的工商部门举报了极草的生产商。目前,海口有三家极草销售门店,南海网记者暗访发现,海口极草门店销售人员称所售冬虫夏草纯粉片是食品、滋补品,但该纯粉片外包装并无食品生产许可证号。记者试图拨打极草的客服热线咨询,也一直无人接听。

原审法院认为,涉案产品对于恶性肿瘤、糖尿病等疾病的治疗作用表述过于绝对化,广百公司并未举证科学依据,极容易使消费者对涉案产品的性能、功效产生误解。

销售人员告诉记者,之所以叫“双层片”,是将虫草的虫、草两段分层压制成片,口感鲜甜中透着微苦,层次变化更为丰富。而对于如此高价的粉片被指“砷”超标一事,销售人员称知情,但她称“除非一天吃上3000片,否则很难砷中毒”。而对“无证风波”,销售人员称企业已经拿到相关资质,销售不受影响。

知名打假人王海举报极草广告涉嫌虚假宣传

今年1月底,案子终审判。要求销售“极草-5X冬虫夏草纯粉片”的“广百公司”退还货款以及支付消费者3倍赔偿款。判决已经生效,但别说3倍赔偿了,至今连货还没退,郑先生又打算申请强制执行。

而在IAPM地下楼层的CitySuper超市内侧,这家“极草·5X冬虫夏草”则显得更为亮堂和宽敞。据介绍,销售最佳的为一款极草经典含片,这一款单片0.25克的净含量,比其他粉片略轻一些,但30片装的小罐装也要叫卖至6483元,60片装的大罐售价则达到12639元。记者发现,这些粉片中,最贵的所谓“大至尊”纯粉片,81片装的零售总价达到29888元,折合单片的价格接近369元。

据报道,10月24日,知名打假人士王海在北京朝阳大悦城的“极草5X冬虫夏草”店铺购买了一盒29888元的极草至尊含片,发现该商品外包装上无保健食品认证标识和保健食品批号,也无药品批号,这表明这一产品既非保健食品,亦非药品,而是普通食品。

郑先生:对方很赖皮,很不主动,没有一点承担责任的态度。

据悉,目前,上海食药监部门也尚未收到国家食药监总局要求下架极草的通知。不过,虽然实体店仍在销售的极草·5X含片,但其在天猫商城“极草滋补养生旗舰店”的网络销售中,已经悉数下架。

王海表示,既然是普通食品,极草的销售人员及其宣传片却声称该产品具有保健功能、对疾病具有治疗作用并夸大产品功效,这违反了国家的规定。

极草的销售网络遍布各大城市的繁华商场、超市、酒店以及药店的专柜,其官网显示,仅北京市西城区,就有包括西单商场店、百盛复兴门店等八家销售网点。在长安商场店的超市一角,几平米大的地方成为极草销售专柜,布置得很精致,只有一位专职销售,共有五种产品在售,价格从每盒六千多元,到每盒近三万元不等。

连线西藏:在售的大都是去年的草

极草的宣传手册上宣称,其产品含有虫草素,且能快速超倍溶出,这一直是极草产品的卖点。11月17日,王海委托北京某检测中心对其提供的极草产品进行检测,检测项目是“虫草素”,检测报告显示检测结果为“未检出”。

专柜:含片有两万多的,也有一万多的。

“现在市面上销售的虫草大部分是去年的草,今年的新草要到4月底才陆陆续续开始采摘,待到6、7月新草上市。”西藏拉萨德一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张诚告诉记者,目前虫草的价格基本趋于稳定,不过今年年前,那曲虫草经历了一波价格上涨。

图片 3

记者:合多少钱一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