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助戒毒人员进行康复训练,脱毒治疗期间心理及思想行为表现

图片 5

毒可怕,要远离毒,而最可怕的是失去自我,也是最难战胜的。吸毒者构成了另外一个世界,在这里也有甜酸苦辣和七情六欲,然而这种长期吸毒造成的生理、情绪、躯体、精神和人格上的变异扭曲,在心理上形成了一道无形的阴影和障碍,是戒毒者戒除毒瘾的首要难题,而这一道心魔也是最难以战胜的。因此,心瘾的治疗成了戒毒康复治疗的重中之重,所以说,心理康复治疗是戒毒工作中的一个主题内容,是开启和转变戒毒人员认知的钥匙。所以,戒毒社会工作者必须掌握和灵活应用好心理疗法的方式方法。针对受戒者的心理状态,戒治方法如下:一是树立信心。二是毒虽可怕,但最可怕的是失去了自我,相信一定能找回。三是毒是难戒、毒能戒,但一定要坚持到底。

图片 1

毒品是全人类共同面对的世界性公害。禁毒宣传人人有责。吸毒人员是社会中的特殊群体:从法律角度看他们是违法者;从医学角度看他们既是一种反复发作的脑疾病病人,又是毒品的受害者。全社会有责任、有义务对他们实施帮教,使之尽快戒毒,回归社会。

受戒者的普遍心理特点:

图①:借助VR技术,帮助戒毒人员进行康复训练。图②:戒毒人员参与集体心理辅导。图③:在民警指导下,戒毒人员进行习艺练习。图④:女子戒毒所内,戒毒人员在上瑜伽运动课程。版式设计:蔡华伟

图片 2

受戒者最常见的特征是心理变态和回避型人格,精神症状因自卑感和无能感而导致焦虑和抑郁。性格固执极端且认死理又不易接受别人的意见。普遍文化程度较低认知狭隘,从众心理较重又敏感多虑,较易受暗示提醒。行为方式以自我为中心,常常是我行我素、独来独往。平日里不爱运动,懒惰自私,生活孤独空虚且寂寞无聊,既好吃懒做又追求奢侈的生活。娇气忧郁,情绪多变且孤僻,心态较差。

核心阅读

染上毒瘾想要戒断是一个漫长且又困难的过程。因此,家中若有吸毒人员,很多吸毒者家人总是在为此焦心、慌乱、不知所措。想要找个什么方法帮助家人戒除毒瘾。如此一来就容易“病急乱投医”,反而对戒除毒瘾起不到很好的效果,促使很多“瘾君子”惧怕戒毒。

脱毒治疗期间心理及思想行为表现:

当前,戒毒工作形势严峻。如何让戒毒人员从被动的生理脱毒,实现主动的心理拒毒,真正帮助戒毒人员戒断毒瘾?记者在湖南、上海等地采访中看到,司法行政戒毒机关不断加大对科学戒治的探索创新力度,形成了实用有效的戒毒新技术新方法,推进戒毒工作不断完善。

强制戒毒可行吗?

受戒者初进康复中心,普遍存在对陪送她们来戒毒的家人及康复中心的设施、药品、医护管理人员表现为不满。多数抑郁寡言,精神涣散,对医护管理人员的耐心说导不理不睬,甚至对生活失去了信心。这时,医护管理人员更不能因此而歧视她们,仍应不厌其烦地找她们谈心,耐心开导。为巩固她们生理戒毒的效果,还应特地安排心理咨询师对她们进行心理测试及心理辅导引导和帮助。入院初期,受戒者们的思想仍然沉浸在吸食毒品的享乐中,虽然自己愿意戒毒但仍然坚持自己错误的享乐认知观。认为吸毒是自己的个人行为,又没有去偷盗,是用自己挣来的钱,为什么要定为违法行为。其次是认为自己吸毒又没有危害社会和做什么坏事,感觉自己没错。三是不清楚国家为什么要禁止吸毒,认为自己的吸毒没有伤害他人和危害社会等等。在这些错误思想认知的驱使下,致使受戒者对能否戒除毒瘾持怀疑态度,对医护管理人员的对抗情绪较浓,行为表现极端异常和顽固。

“一日吸毒,终身戒毒”,毒品是家庭和社会不能承受之痛,戒毒也是一个世界性难题。

图片 3

当前,毒品滥用问题突出,戒毒工作形势严峻。

强制隔离戒毒是我国现阶段重要的戒毒方式之一。对帮助吸毒人员在生理脱毒、康复治疗、回归社会,遏制吸毒问题蔓延、减少吸毒所致的社会危害具有重要意义。

如何让戒毒人员从被动的生理脱毒,到主动的心理拒毒,真正帮助戒毒人员戒断毒瘾?当前戒毒工作有哪些新探索?在6月26日国际禁毒日前夕,记者前往湖南、上海探访真实的戒毒工作。

但强制隔离戒毒也存在很多不足,比如有不少的戒毒所不具备或欠缺专业的戒毒医务工作人员,如精神科执业资格、心理医生资源缺乏等,导致无法开展合理、完整的戒毒医疗服务,因此,戒断过程可能会出现难以忍受的痛苦。此外,所内严格的管理制度会很大程度上限制人身自由。还要参加一定的体力劳动。最重要的是时间漫长,能够认识很多的毒友,很容易在解除强制戒毒后继续复吸。

运动戒毒,寻找攻心为上的替代疗法

在家自戒可行吗?

“肺活量翻了一番,体质有了明显改善!”半年多来,这是凌某在上海市高境强制隔离戒毒所最直观的变化。

图片 4

之前因为吸毒,才30出头的凌某身体状况变得很差。“最严重的时候,从一楼爬到四楼都很费劲。”凌某讲述,自己的骨密度等指标偏低,睡眠质量也受到很大影响。

自戒又称干戒法。是指强制中断吸毒者的毒品供给,仅提供饮食与一般性照顾,使其戒断症状自然消退而达到脱毒目的一种戒毒方法。其特点是不给药,缺点是较痛苦。

今年2月,经过评估,戒毒所为凌某开出了运动戒毒的处方。“每周一、三、五参加大强度训练,每周二、四则开展恢复性训练。”上海市高境强制隔离戒毒所康复训练中心主任肖克介绍,在运动项目上,既有跑步、功率自行车、力量训练等单一性、个体性的大强度运动训练,也有非对抗性的篮球、集体性的健美操等拓展性大强度训练科目。

干戒是一种原始的脱毒方法,应用由来已久。至今东南亚诸国的强制戒毒系统中,仍普遍推行该法。某些国家或地区的宗教团体对吸毒者进行戒毒,主要就是采用干戒,途中辅以祈祷、心理暗示、身体支持等。实践结果表明,该方法对于吸毒时间不长、吸毒量不大、毒瘾不重、有坚强毅力的戒毒者来讲是可以应用的,但对那些毒瘾深重、年老体弱、有严重并发症以及严重多药滥用的吸毒者来讲,该法并不适用,他们可能难以熬过戒断反应期,并且会不堪承受犯瘾的折磨而发生自残、自伤行为,有时甚至还会危及到生命安全。

“参与运动戒毒3个多月,身体各项指标都有明显好转。”凌某向记者介绍,运动戒毒过程中,全程有民警现场指导,实时监测心率变化,确保运动安全。

以毒戒毒真的能戒断吗?

毒难戒,难就难在心瘾难戒,运动戒毒正是攻心为上的替代疗法。研究表明,一定强度的有氧运动在辅助脱毒,缓解戒断综合征和抑制复吸冲动、复吸行为等方面显示出良好的康复效益,被普遍认为是相对安全的、绿色的。

图片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