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手也要牵,我只是平凡世界中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人

图片 8

那天晚上在网上蹓跶的时候,看到了那篇安妮宝贝写的《想起来的爱情》,觉着挺贴合自己当时的想法的,就随手摘过来存在自己的文摘夹里,没想会有朋友来看,还写了《也谈距离

读sujie_alex转帖安妮宝贝〈想起来的爱情〉后感》,当时看那篇读后感时正在上班,有所感,可是没时间记下来,后来又忙这忙那的,已经想不起来当时的感想了,但是依稀还记得两个字

  • 牵手。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说到牵手,跳出记忆的是两个“牵手”,一是苏芮的那首同名歌,曾经传唱多时,其中那句“也许牵了手的手,来生的路还要一起走,也许有了伴的路,今生还会很忙碌……”正是执子之手,与之偕老的现代诠释,总令人感动;另一个牵手是电视剧《牵手》,那是多年前的一部表现家庭情感方面的伦理剧,其中的婚姻、爱情、亲子等多种感情,多种矛盾纠结在一起,是描绘当前社会物质丰富后人们精神世界里的危机的一部电视剧,颇值得一观,与此类似的还有《中国式离婚》、《金婚》等。可是牵手于我却不是这么简单,对于我这种年龄的人来说,要“牵”的手不少,媳妇的手要牵,孩子的手也要牵,老人们的手虽不能牵,却得随时准备着空出只手来扶着,另外还得注意着老板的手啥时候会去磨刀,在这种情况下,不知道还会否有闲情逸致去牵那只温香软玉的“素手”?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以上胡思乱想,不成系统,敬请观者原谅。

(图片摘自网络,若构成侵权,请告知)

世界这么大,人山人海中我只在乎身边唯一的你。缘分本属难得,相爱更是不易,所谓且行且珍惜,不止要爱行在路上,更要把爱珍惜在心上,无惧岁月,无惧时光,用一生来珍惜我唯一的你。因为我怕失去,所以我满怀深情紧牵你手,其实不是靠你太近,而是我太过用心。(8月1日)

文/忆沫

  

图片 8

  我这几年走来,见过许多情侣,看过许多故事,有一路向好的,也有半路分散的;有亲亲密密的,也有吵吵闹闹的;有令人称赞的,也有惋惜可叹的。其实无论看到别人如何如何,我心里一直认为爱情是要用一生的勇气来呵护的,自己用心了,自然对方也会用心,两个人都深情相拥了,我觉得生活无论喜怒哀乐总会是一路白首不相离的。(8月2日)

01
本来题目想写成“一个笔名对一个作者来说到底意味这什么”,落笔之后还是把“作者”改成了“写文者”,虽然有时我也承认我是作者,毕竟文章都是原创,说成“作者”很正常,也许我的观点不被很多人认可,但我一直以为能够真正意义上被称为“作者”的人其实并不简单。

  

什么是作者?写成一本书,或者所写的文章被大多数人认可,在一定范围有着一定的影响力,至少现在的我这样认为,以目前的情况,我也就充其量是个业余的小小作者,一个随心所欲的写文者。

  仔细算来上帝并没有多给我什么超人的天赋,我只是平凡世界中一个再平凡不过的人,譬如我相貌平平、也不会唱歌跳舞;我没有过人之处、也没有耀人光环。必须承认我所拥有的不多,但在这些为数不多中,最珍贵、最难得而且最值得付出生命的是我爱的你,此生我不奢求什么。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倾我一生来爱你、来呵护你。(8月3日)

不管是真正的作者,还是业余的作者,还是把写文当做一种兴趣一种习惯的人,“笔名”一旦拥有,就会成为一个人,一篇文章的独家印记。

  

就像也许有很多人不知道管谟业是谁,但你一定知道莫言是谁,一个作家的笔名就像他的名字一样重要,是一个人的代表,是一些作品的代表。就像不久前在简书上看到一个作者这样说,

  爱情里的两个人应当是自私的,这种自私不是贬义的说法,而是一种爱到深处自然而然的变化。两个人既然牵手相爱,那么注定我属于你、你属于我,两个人的世界再不容有人打扰,其实这不是有关占有欲的问题,而是有关爱情里忠贞不渝的表现罢。爱情本应是自私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8月4日)

如果莫言换个名字隐藏在简书上创作,也许这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人会在
简书这片海洋中沉浮不定。

  

当然,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有很多种原因,比如艺术修养程度,比如文章风格择取,比如大众读者的审美,原因就不多说了,今天只说笔名。

  亲爱的,从慢慢了解彼此之后,我开始懂得你所历经的对爱情对婚姻的悲伤与失望,我想用尽此生为我爱的你抚平心中的留有的伤痕,我懂你那颗向着爱情向着婚姻的心,所以我会一直努力爱你,一直用心呵护你。你是我的女人,照顾你照顾我们未来的家是我肩膀上一生的责任,相信我,我会倾尽此生来证明——我爱你就是一辈子。(8月5日)

励婕是谁?安妮宝贝是谁?庆山又是谁?她们是一个人,然而大多数人都这样介绍,“安妮宝贝原名励婕,后来改笔名庆山。”一眼就能看出,“安妮宝贝”这个名字还是比较更多的被人熟知,有人说安妮宝贝的笔名改的妙,因为“庆山”这个名字更大气有内涵,而“安妮宝贝”更有种小青春,给很多人一种长不大的感觉。

  

“笔名”已经成了作者们的第二张身份证,甚至比他们本有的名字还重要。

  爱情是需要两个人慢慢融入对方的,这之间的过程注定不会简简单单,而正是彼此一起拥抱着哭笑才会逐渐感觉到两颗心的距离愈来愈近。如同随着时间漂流的小船,我们挽着手缓缓而行,无畏溪石,无畏激流,只要我们紧紧相拥着,慢慢地,轻轻地,我会走进你心里,你会走进我心里。(8月6日)

02
对于一个作者来说,改笔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像安妮宝贝那样的大作者还得需要读者们一段时间的适应,甚至一部分人依旧对之前的笔名执着。

  

在前一段时间,豆豆姐给我说,她想换笔名,把“红豆”换掉,我只记得我当时是这样回复豆豆姐的,

  我们一起随着岁月牵手走了即将一年的时光,渐渐感觉到岁月有时快,有时慢。当你在我身边偎依时岁月流浪的很快很快,我必须珍惜分秒来拥你入怀里,纵使如此,我仍然抓不住时光的尾巴,短暂的相拥之后又是一次长远的相思。当我在远方思念你时岁月仿佛停住了脚步,一分一秒都显得如此之久,可我们都懂得,都在等候着、守望着,两颗心缠绵在一起的那天的到来。(8月7日)

1: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哇
2:笔名是豆豆姐的象征了已经,要换了吗?
3:如果豆豆姐真的很想换,并且还有很好的笔名并且还很有意义,那就换吧,反正我还是会继续喜欢豆豆姐的

  

记得她当时回复,“那就等等再看看吧。”

  《两颗星》

就像对于我来说已经习惯了一种东西的存在,喜欢了一个笔名所代表的文章风格,在简书里的粉丝与关注中,每个作者读者都以笔名或者昵称的方式存在,但是看到那些笔名就会想起他们是谁,他们擅长写什么风格的文。

幽远的夜空

03
有一段时间,我特别喜欢“耳朵”这个词,甚至还把“故事与酒”改成了“故事与耳朵”放在一个地方很久。这不是矫情,只不过通过耳朵我想起好多东西,比如,“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比如一个动漫《侧耳倾听》,比如故事与酒中,与其喝酒不如送给对方一只耳朵,安静的倾听。

隔着盈盈一水间

不久前我也有一种特别想换掉笔名的冲动。把“忆沫”换成“耳朵”,不知为什么,可能是以为时间太长了,没有了新鲜感,想再去尝试一些新鲜的东西?

两颗星静默地守望着

还记得“忆沫”这个笔名的存在真的没有任何意义,就像师父对我的第一印象,对我笔名的第一印象,她是这样说的,

千百流年的光转

“当老师说谁叫忆沫时,我就笑了笑,是谁啊,用这么俗的笔名,因为这两个字更像一些当红网络作家为了好听而凑的名字,华而不实,没有意义。”

亘古不变的等待

从一开始的“忆沫”没有缘由的产生,到慢慢的喜欢与爱,到现在久处之后的平淡已经有五六年了。就像许嵩那首《亲情式的爱情》中那样,冲动到平淡,就像一种情,由爱情到亲情的升华,就像与灵魂共生的一种东西,这样形容一个笔名的存在也许更加贴切吧。

跨越时空

04
不单单对于写文,就像我的QQ昵称也是“忆沫”,也是用了五六年的那种,只不过现在已经改成了“耳朵”。

演绎世间执著而深情的爱

换掉不久后,有一个曾经关系很好,但是好多年不联系的故友出现在了对话框,

长相思兮长相守

“稀罕了,怎么想起来我了?”
“我没有写备注的习惯,这个分组没几个人,我就…..”
“你不知道我是谁呀?”
“你..你是不是换昵称了?”
“以前我叫忆沫。”
“想起来你是谁了。”

两情相悦兮至死不离

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东西,也许时间久了就真的成为一个人的定义,就像笔名对于读者一样。

亲爱的你看

那么笔名对一个写文着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我想它已经是一种潜藏在文字之内,表露在文字之外的东西,是一种代表,更是与灵魂共生的存在。它与“气质”相似,只不过“气质”存在于无形,由一个人看过的书走过的路决定,流露在举止言行中,而“笔名”作为一种有形的存在,内在并“气质”兼有之,外与影响存之。

那鹊桥上是谁在紧紧拥抱

亲爱的你听

那葡萄树下是谁在低语呢喃

距离不是爱的规章

经纬无法阻隔爱的回响

因为爱的深沉

所以无惧风霜(8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