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临证治疗黄褐斑常用疏肝调经、健脾调经、化瘀调经三法调治,陈宝贵认为黄褐斑实为月经不调的外在表现

黄褐斑是一种获得性色素沉着皮肤病,亦称为“肝斑”、“黧黑斑”。主要表现为脸面部的色素沉着斑,轻者为淡黄色或浅褐,点片状散布于面颊两侧,以眼部下外侧多见;重者呈深褐色或浅黑色,似面罩般遍布于面部。本病病因及发病机制尚不十分清楚,目前认为内分泌失调为主要原因。

黄褐斑是一种获得性色素沉着皮肤病,亦称为“肝斑”、“黧黑斑”。主要表现为脸面部的色素沉着斑,轻者为淡黄色或浅褐,点片状散布于面颊两侧,以眼部下外侧多见;重者呈深褐色或浅黑色,似面罩般遍布于面部。本病病因及发病机制尚不十分清楚,目前认为内分泌失调为主要原因。

黄褐斑是一种获得性色素沉着皮肤病,亦称为“肝斑”、“黧黑斑”。主要表现为脸面部的色素沉着斑,轻者为淡黄色或浅褐,点片状散布于面颊两侧,以眼部下外侧多见;重者呈深褐色或浅黑色,似面罩般遍布于面部。本病病因及发病机制尚不十分清楚,目前认为内分泌失调为主要原因。

陈宝贵临证秉承《灵枢》“司外揣内,司内揣外”之旨,认为凡病正如《丹溪心法》所言:“有诸内者,必形诸外。”根据临床黄褐斑者多为女性,而黄褐斑者十有八九伴有月经不调,陈宝贵认为黄褐斑实为月经不调的外在表现,月经调则色斑退。故临证治疗黄褐斑常用疏肝调经、健脾调经、化瘀调经三法调治。具体三法如下。

临证秉承《灵枢》“司外揣内,司内揣外”之旨,认为凡病正如《丹溪心法》所言:“有诸内者,必形诸外。”根据临床黄褐斑者多为女性,而黄褐斑者十有八九伴有月经不调,中医认为黄褐斑实为月经不调的外在表现,月经调则色斑退。故临证治疗黄褐斑常用疏肝调经、健脾调经、化瘀调经三法调治。具体三法如下。

陈宝贵临证秉承《灵枢》“司外揣内,司内揣外”之旨,认为凡病正如《丹溪心法》所言:“有诸内者,必形诸外。”根据临床黄褐斑者多为女性,而黄褐斑者十有八九伴有月经不调,陈宝贵认为黄褐斑实为月经不调的外在表现,月经调则色斑退。故临证治疗黄褐斑常用疏肝调经、健脾调经、化瘀调经三法调治。具体三法如下。

疏肝调经
女子以肝为用,肝主疏泄,性喜条达而恶抑郁,若情志失调,肝郁气滞,血行不畅,瘀阻脉络。症见面生黄斑,经行不畅,常伴有腹胀腹痛,舌红苔白,脉弦。治疗需疏肝调经,方选柴胡疏肝散合失笑散加减,药用柴胡、陈皮、
川芎、枳壳、白芍、甘草、香附、蒲黄、麦芽等。

疏肝调经
女子以肝为用,肝主疏泄,性喜条达而恶抑郁,若情志失调,肝郁气滞,血行不畅,瘀阻脉络。症见面生黄斑,经行不畅,常伴有腹胀腹痛,舌红苔白,脉弦。治疗需疏肝调经,方选柴胡疏肝散合失笑散加减,药用柴胡、陈皮、
川芎、枳壳、白芍、甘草、香附、蒲黄、麦芽等。

疏肝调经女子以肝为用,肝主疏泄,性喜条达而恶抑郁,若情志失调,肝郁气滞,血行不畅,瘀阻脉络。症见面生黄斑,经行不畅,常伴有腹胀腹痛,舌红苔白,脉弦。治疗需疏肝调经,方选柴胡疏肝散合失笑散加减,药用柴胡、陈皮、川芎、枳壳、白芍、甘草、香附、蒲黄、麦芽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