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念是人们在长期社会实践中对事物形成的总体认识,把中医重视细节变化、强调局部治疗的理念忽略了

梳理中医发展缓慢的缘由,除了自身特点和历史原因之外,应当还有观念的因素。从一般意义上来讲,观念是人们在长期社会实践中对事物形成的总体认识。它既反映了事物的客观性,同时又有主观理解,是主观与客观认识的系统化集合体。但是,由于认识的历史局限性和社会发展的需求,决定了观念会随时间变迁和认识深化而不断修正。由于中医理论与实践的独特性,在与中医相伴发展的过程中人们形成了一些与对待西医不同的认识观念,这些观念对于区别西医和把握中医自身规律具有重大意义。但也必须看到,有些观念因为把握不够准确甚至理解片面,对研究和发展中医的思维产生了负面影响。所以,在推进中医发展的过程中,除了需要解决思路与方法的问题,还要对已有观念不断进行修正。中医界对以下几种观念的认识就有讨论的必要。

梳理中医发展缓慢的缘由,除了自身特点和历史原因之外,应当还有观念的因素。从一般意义上来讲,观念是人们在长期社会实践中对事物形成的总体认识。它既反映了事物的客观性,同时又有主观理解,是主观与客观认识的系统化集合体。但是,由于认识的历史局限性和社会发展的需求,决定了观念会随时间变迁和认识深化而不断修正。由于中医理论与实践的独特性,在与中医相伴发展的过程中人们形成了一些与对待西医不同的认识观念,这些观念对于区别西医和把握中医自身规律具有重大意义。但也必须看到,有些观念因为把握不够准确甚至理解片面,对研究和发展中医的思维产生了负面影响。所以,在推进中医发展的过程中,除了需要解决思路与方法的问题,还要对已有观念不断进行修正。中医界对以下几种观念的认识就有讨论的必要。

整体与局部

“慢中医”观念

“慢中医”观念

整体观作为中医学的方法论,主要有三层含义:即“天人相应”观,人与社会的整体性及人体自身的整体观。中医学历来强调健康就是人与自然的社会环境的协调统一以及人自身的完整协调统一。因此,强调整体观念、重视宏观调控,追求综合疗效一直作为中医学的特色和优势,对中医学的学术发展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毫无疑问,整体观是完全正确的。而当前主要的认识偏差是割裂整体与局部的关系,在片面强调中医整体观的同时,把中医重视细节变化、强调局部治疗的理念忽略了。

在与西医的比较中,人们发现无论是治疗节奏还是疗效,中医都表现出了一个“慢”字,于是社会便有了“慢中医”的称谓。的确,客观比较,中医在很多地方是比西医慢。但是,这是否说明中医的本质就是慢?就是快不起来?显然不是。中医本来就有“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的治疗大法,“急则治其标”就是应对紧急病情而快速救急的法则。在古代医籍中,无论针灸还是汤药,效如桴鼓的案例并不少见。“慢中医”作为一种社会认识被接受时,便成为一种观念,就不易改变了。不仅如此,中医界有人还将这种“慢”当成了一种优势,所谓“慢工出巧匠”。巧在何处?巧在中医治病求本,所以需要时间,需要慢慢调治。君不见时代在发展,节奏在加快,时间如此金贵的当下“慢”已与现代人的生活标准不相符合了。为什么中医的市场需求出现下降,为什么连农民看中医的比率也不如以往,原因不难想象。

在与西医的比较中,人们发现无论是治疗节奏还是疗效,中医都表现出了一个“慢”字,于是社会便有了“慢中医”的称谓。的确,客观比较,中医在很多地方是比西医慢。但是,这是否说明中医的本质就是慢?就是快不起来?显然不是。中医本来就有“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的治疗大法,“急则治其标”就是应对紧急病情而快速救急的法则。在古代医籍中,无论针灸还是汤药,效如桴鼓的案例并不少见。“慢中医”作为一种社会认识被接受时,便成为一种观念,就不易改变了。不仅如此,中医界有人还将这种“慢”当成了一种优势,所谓“慢工出巧匠”。巧在何处?巧在中医治病求本,所以需要时间,需要慢慢调治。君不见时代在发展,节奏在加快,时间如此金贵的当下“慢”已与现代人的生活标准不相符合了。为什么中医的市场需求出现下降,为什么连农民看中医的比率也不如以往,原因不难想象。

首先,在病证诊断上,中医学其实是更重视强调微观识病和局部辨病的。中医以望闻问切四诊为诊查疾病的主要手段,这一诊查过程要了解、观察和掌握各种不同疾病的不同局部的每一个细微变化,如对舌象的观察,舌体胖瘦、舌体形态、舌苔厚薄、润燥与腐腻;对脉象要分辨脉体、脉率及部位;小便要分清、浊、白、黄、赤等不同;痰液要看稠、稀、黄、白或带脓血等。医生就是根据这些局部的细微变化来对病证做出整体的认识和诊断,对病症的性质、深浅、部位等进行具体的判定。

“慢中医”观念的弊端在于让中医自己也没有了“快起来”的念头,自己也认为不如西医快,这才是可悲的。由于“慢中医”观念的长期影响,中医研究很少有关于中医“增快疗效”的内容,虽然出现了一批从剂型改革加快疗效的药物,还是因为发生个别问题而引来种种责难和质疑。其中有技术问题,但也不能排除观念方面的因素,似乎中医只能靠汤剂来慢慢调治,快就必然出问题。无怪乎总有人说中医只能治疗一些慢性病,一遇到急症就束手无策。古人尚且有立竿见影之效验,现代中医怎么就不能在提高疗效速度上有发展呢?

“慢中医”观念的弊端在于让中医自己也没有了“快起来”的念头,自己也认为不如西医快,这才是可悲的。由于“慢中医”观念的长期影响,中医研究很少有关于中医“增快疗效”的内容,虽然出现了一批从剂型改革加快疗效的药物,还是因为发生个别问题而引来种种责难和质疑。其中有技术问题,但也不能排除观念方面的因素,似乎中医只能靠汤剂来慢慢调治,快就必然出问题。无怪乎总有人说中医只能治疗一些慢性病,一遇到急症就束手无策。古人尚且有立竿见影之效验,现代中医怎么就不能在提高疗效速度上有发展呢?

其次,在治疗上,中医学更是大处着眼、小处入手,先辨具体疾病、具体部位、具体病变、具体证候、具体舌象、具体脉象,分别施以相应的具体治法,选择相应的方药,或实施针灸、推拿、熏洗、砭石、导引等治疗方法,从而使这些具体病症得以减轻或恢复。以痢疾为例,中医治疗痢疾先辨痢色,痢下白色或带黏冻者属寒、属气;白而为脓者属热;痢下赤色或纯血鲜红者属火、属血;赤多白少为热,赤少白多为寒;痢下紫黑色为瘀血等,观察细致入微。在治疗上湿热者予以清热利湿、行气导滞之法,用芍药汤;寒湿者治以温化寒湿,予胃苓汤加温化药等。这些具体的治法与方药所针对的主要都是疾病细微的具体病变。

治病求本是中医的优势,但不能因为治本就得慢下来,“慢”会使优势变为劣势。从本治疗与慢没有必然的联系,“缓则治其本”,只是说病情不急时可以从本而治,并不是说从本而治,疗效就一定慢。“非典”盛行时期,应对突如其来的病势,中医同样发挥了快速救急的作用。中国历史上发生过多次疫情,承担防治重任者都是中医。为什么在治疗一般疾病时,中医就慢了下来呢?中医必须破除已有观念的禁锢,让中医的疗效也快起来,只有快进来,才能凸显中医的优势,才能强大中医的优势。

治病求本是中医的优势,但不能因为治本就得慢下来,“慢”会使优势变为劣势。从本治疗与慢没有必然的联系,“缓则治其本”,只是说病情不急时可以从本而治,并不是说从本而治,疗效就一定慢。“非典”盛行时期,应对突如其来的病势,中医同样发挥了快速救急的作用。中国历史上发生过多次疫情,承担防治重任者都是中医。为什么在治疗一般疾病时,中医就慢了下来呢?中医必须破除已有观念的禁锢,让中医的疗效也快起来,只有快进来,才能凸显中医的优势,才能强大中医的优势。

就中医治法而言,每一法都有具体作用,每一方都有实际功效,每一药都有各自真实的性味归经、功效主治和适应证候。黄痰用川贝,白痰用浙贝;尿黄用竹叶,尿血用小蓟;便脓用白头翁,便血用地榆,便秘用大黄,腹泻用扁豆等,皆法有所对,药有所指。特别是一些民间验方效方也主要都是针对某一具体病或局部证候设立的,不但疗效确切,而且经得起重复,是中医药真正的瑰宝。因此,中医临床疗效也往往首先体现在局部病变的好转,而这些局部疗效也正是实现综合疗效的重要基础。